秋收

2016-8-12 admin

吃过晌午饭,二柱刚想躺在树下的凉席上眯瞪会,哥就家来了。也没什么事,天热轰轰的,地里旱着,也不用锄草什么的,闲着也是闲着,就蹓蹓哒哒地逛上山来了。二柱坐起来,给哥拿了马扎子坐下,又递了颗“哈德门”,各自点上。“烟又长钱了,这烟原来二块二,现在零买二块五。”哥说,“不过还是成条买,一条能省二块钱。”二柱问:“成子的饭店还行吧?,钱还有多少没要来?”成子是他的侄子,哥也是两个孩子,闺女在别的村子里教小学,月月拿工资,很省心。

儿子上完初中到县上跟人学厨师,后来在镇上开了个饭店,菜做得好,又干净,生意还算好。原来镇里、村里的干部加班、招待的经常去,只是赊账三年、两年要不上,五、七六千地老赊着。一趟趟地找干部,三百五百地慢慢给,旧的没还上,新吃的又欠下。每个月底前几天,估摸着镇子村里的报账了,就揣着盒好烟上门要,可大多都是空手跑,真是烦死人。现在管得严了,公款吃喝的没有了,有时加班,开会什么的,也是订好十五块钱一份的盒饭送过去,也不欠账,送饭接着捎钱来,虽然少挣些,倒是省心了。邻近村子里谁家来了贵客要面子,也订菜送到家里去。好日子里更忙乎,结婚、生孩子的,哪家不定个十桌八桌的?这两年一条街上,接二连三地又开了四、五家,各村里也有饭店炒菜的,好在成子干得早,饭菜也都做得好,又很少欠钱赊账的,生意倒是还凑合。

“成子想等秋天收了棒子和花生,就把东洼和南岭上的地里栽杨树,”哥说,“现在各家地里都栽树,他两口子忙生意,我和你嫂也不想种这么多,就叫他栽吧!都是肥沃地,栽树一准长不孬!”二柱就说:“只是可惜了那好地,现在的小青年,打工的打工,做生意的做生意,谁还想着种庄稼!”二柱接过哥递过的烟,点上,说,“也是呀,种地不种地的都不会饿着。哪象咱们小时候,一年到头的在地里忙,连个白面馒馒都吃不上。队里的花生秧子堆成山,可到冬里小孩子吃个花生妞妞都没有。想想东洼里那几十亩地,芒种前后,麦浪翻滚的,多喜人!到了夏至这时候,棒子棵子半人商,翠绿盈生的,真是好!”

评论(0) 浏览(301)

孩子

2016-8-12 admin

二柱坐在山顶的那块大石上,点了烟钻云吞雾地吸起来。杨树、槐树上的知了龟“知了知了”地鸣唱着,山雀儿站在老柏树、刺槐树的枝头上呱呱噪噪地乱叫着。几只母山雀来回穿梭地把虫儿、草儿地衔回树上的窝里,就有毛绒绒的小脑袋“唧唧喳喳”地欢叫着,东张西望地伸出来。

山下的花生地、地瓜地里,叶儿、秧儿、枝儿、蔓儿的,在明晃晃的日头下全都失了精神打了蔫,焦焦燥燥地没生气。西瓜地里总算浇了遍水,碧绿的西瓜星星点点地遍布着。山后的小河里早已干得见了底,挖出的水坑旁堆放着凸凸凹凹的沙土堆,不时就有“嘟哇嘟哇”的蛙叫声间间断断地传过来。

二柱东瞧西望地看了会,就又想起闺女来。这闺女去年高考完就拿画架子,搬个小马扎满山遍野地跑,画的小鸡崽、大公鸡,羊啊、鸟呀的,都活灵活现地叫人爱。那幅《夏至山前》,就是去年夏至那天,闺女在山南坡下的一棵梧桐树下,坐了半晌午勾描的。画面上二柱穿着白背心,带着苇蔑编的大沿的凉帽子,和媳妇正在山前的花生地里除草呢!背景就是自家山前的一坡花生、地瓜的庄稼地,一排石墙泥瓦的房子和枝枝蔓蔓围起的篱笆院,院子里的大榕树,鸡屋、羊栏和里面的鸡啊、羊啊的都不少。最后面就是杂树葱茏的并不高大的山,山上的老柏树,树上的老鸹窝,那块黑褐色的大山石,和石上、树上几个窜上爬下的皮孩子。看着这幅画,二柱和媳妇都夸女儿有水平,画得确实象着呢!没想到这每天上上下下、进进出出的破山荒岭的,被闺女画成图画儿,竟是这般地耐看呢!

想想闺女小时候,就该是个画画的料。那时候,她姑偶尔领着孩子来,闺女就缠着表哥看他花花绿绿的动漫画,刚上小学时就能把表哥送她的画本子,画得一个个仙女式的,很漂亮!姑姑见她喜欢画,每次来就带些画笔、颜料的送给她。闺女都宝贝似地喜欢,随后就描描擦擦、涂涂抹抹地画不停。自己觉着不好看,就生气地团了扔掉重新画。等自己看着好看了,就会拉着爸、妈一起看,还会贴在屋里的墙上做显摆,看看笑笑,很开心的样子! 想着这些,二柱脑海里就都是闺女从小到大的乘乘样,于是,很舒心地吐了口烟,笑了。

评论(0) 浏览(291)

欢迎使用emlog

2016-8-12 admin

恭喜您成功安装了emlog,这是系统自动生成的演示文章。编辑或者删除它,然后开始您的创作吧!

评论(0) 浏览(263)

Powered by emlog